• 1168棋牌

    網站首頁新聞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網視圖庫中心新聞專題婺城政務金華新聞連線浙江國內新聞國際新聞外媒婺城
    您當前的位置 :     婺城新聞網 > 新聞中心 > 今日婺城 > 關注

    千古金華酒 飄香新時代

    2019-10-18 09:08:22  來源:  婺城新聞網  作者: 記者 張苑 文 梁亞偉 攝 部分照片由陳順財提供

      悠悠婺州千年史,古來清泉釀清酒。名醫李時珍將金華酒載入《本草綱目》,以作藥引;美食家袁枚在《隨園食單》中贊金華酒“有紹興酒之清,無其澀;有女貞之甜,無其俗”;《三言二拍》等傳世名作中亦頻頻提及金華酒。始于上古,盛于中古,清代以后走向沒落,韜光養晦數百年,金華酒從時光的窖藏中倏然醒來,吐出了文化經濟的新芽。

      詩酒文化聯袂啟蒙展銷經濟

      行步于婺城區瑯琊鎮泉口村,白沙泉奔涌而下,張揚著它旺盛的青春,甘冽的清泉澆灌出濃郁的酒香。陳順財守著祖傳的酒窖已整整三十載,說不清這金華酒究竟源于何時,祖上都是地主家的酒腦,手把手地教會了子孫后代這門糊口的手藝。

      敞亮的院子里擺滿酒壇,一間間土夯墻的酒窖里透著不同年份的酒香,土灶上架著天杯,木榨布滿包漿,大酒缸里裝滿各色曲,新制的紅曲被浣洗出一道道紅……金華酒的釀造工藝夾帶著莊重的儀式感浮現在眼前。

      金華酒屬雙曲酒,講的是“雙曲發酵”、“冬水釀冬酒”,從取材到出窖,少說也得經歷兩度春秋。古婺酒坊素以一擔米出一擔酒,金華酒由此以“酒肉厚、不上頭”聞名。

      白沙水暖,春衫已薄,楊柳剛剛吐了金線,白沙溪畔金燦燦的灘涂上冒出了一抹蔥綠,這些都被酒腦們瞅在了眼里。待到水面清圓,一一風荷舉,他們便趕來把它們收割。酒腦們管這長著黑線的野草叫“蓼草”,用它泡水,直至芒草花開,蟬鳴四起,取了蓼草泡的水制麥曲,而后只要閑閑地看秋收,糯米供足了糧倉,剩下的都仿佛透著酒香。但酒腦們定要挨到冬至以后,方下令取白沙泉,將紅曲、麥曲及剛蒸熟的糯米按著祖傳的方子埋入酒壇。酒壇子里“住著酒神”,發酵后數日,酒腦必往酒壇子里“給酒神喂飯”。打點妥當,而后密封,藏進窖底,待到來年隆冬時節,便可就著爐火溫一壺古婺佳釀。

      泉口人酒后調侃,武松正是醉了金華酒,方才上山赤手空拳打死了猛虎;泉口村的姑娘出嫁到了附近的村子,帶去了祖傳的釀酒手藝,成就了漢代官家酒坊“酤坊”,后改村名“古方”。

      釀酒工藝從何處開始無從考證,風靡整個金華城卻是不爭的事實。金華古子城里即有“酒坊巷”,巷里有酒泉井,滿船美酒下蘭江轉錢塘。滿城的酒香熏陶了代代豪杰。沈約好金華酒,登樓一口悶,喜笑顏開題《八詠》,首開詩韻風;李清照好金華酒,東籬把酒黃昏后,一改婉約風,吟誦“千古風流八詠樓”;朱大典好金華酒,習武練兵指點沙場,忠肝義膽血染史冊,化作千古絕唱。

      于是乎,陳順財將金華酒的點點滴滴裝裱成畫,在自家酒廠設了個“詩酒文化館”,企盼以此為起點,探路實景研學,帶動來訪銷售。眼下,酒坊巷金華酒展銷中心即將對外開放。

      “婺菜烹婺酒”香飄千萬家

      袁枚好吃,古今鮮有與之比肩。金華特產常被其選作佐料,諸如蜜汁火方等,婺酒烹婺菜,更是一絕。在古代,尋常人家烹菜的酒與自斟自酌的酒并無二異。論及陳順財在改革開放大浪里淘到的“第一桶金”就是這可烹菜可斟酌的酒。

      1983年,父親與村人合辦酒廠,從各家借米、酒缸及其他,酒成后分予各家一壇,從制酒到藏酒,都在村里的祠堂里。1993年,陳順財自主建廠,開著拖拉機找銷路。那是個家家有酒的年月,且人人好黃酒,餐前飯后總要溫一盅。只一個村的代銷店一天就能賣掉兩三壇100多斤酒。瑯峰山下的這口酒香越飄越遠,搭乘“蘭江味精”的渠道進入義烏料酒市場。供不應求的市場經濟發展早期,磐安人根據包裝袋上的地址和電話,找到了泉口村。20袋一箱的“瑯峰山”酒從此入主磐安料酒行業,年銷售額達到50多萬元,一晃就是20多年。

      2009年,陳順財開鑿10個共180立方米的窖池,以烏衣紅曲發酵,改用機械壓榨工藝,通過技術攻關,實現一年四季保證20日釀造周期完全發酵,以米酒比1:3高比率出酒。

      技術革新帶來了穩定的出酒品質和強大的出酒產能。除卻磐安市場,周邊經銷店、餐飲店渠道同步跟進。與此同時,義烏進出口貿易大步飛躍,物流配套日趨完善。在捷克斯洛伐克經營中餐館的青田人瞧中了這口金華酒,大批量下單采購,為“瑯峰山”帶來了每年10多萬元的銷售額。

      然而,這縷窖底傳來的金華酒香像一片樹葉,流行則像一陣風。改革初期,料酒圈百花齊放卻也是魚龍混雜,市場整體江河日下。“性情”更為熱辣的白酒成為人們餐桌酒水的主流。作為烹飪料酒,“瑯峰山”受運輸成本束縛,極難遠銷。由此,“瑯峰山”銷量攔腰斬了一半。

      地方特產定位走紅旅游市場

      二十多年的品牌積累,“瑯峰山”顯然以袋裝料酒的形象深入人心,如何開拓飲用酒市場?陳順財想到了創立獨立的子品牌。

      2011年,陳順財注冊“俺郎冬窖”,取義金華方言諧音“我們”與金華酒“冬水釀冬酒”,以金華酒傳統釀造工藝制曲釀酒,試圖以高定價拔高品牌定位,投石問路,最終杳無音訊。

      2014年,陳順財啟用“金婺坊”品牌,推出“金婺坊1999”、“金婺坊蓮子醬酒”這兩款陳釀白酒及“金婺坊老酒”五年金華酒陳釀。

      起初,陳順財將這些酒推往農家樂、農特產店等渠道,10多萬元的貨鋪下去,隱沒多年的雙曲金華酒鮮有人問津。為了吸引顧客嘗試購買,陳順財不斷給“金婺坊”換包裝,從青瓷到黑釉,從梅瓶到廣口瓶。紅曲出味,麥曲出香,時間一長,酒香跟著酒味愈來愈濃。七旬老人喝了“金婺坊”,竟輾轉多趟公交車到泉口村找酒喝。

      很快,“金婺坊”與“橫店文創”建立戰略合作關系,共同研發多款金華酒,以鮮明的地方特色產品定位,作為旅游產品向游客銷售,創造年銷售額40多萬元。

      

    責任編輯:施川

    看婺城新聞,關注婺城新聞網微信

    相關閱讀
    分享到:
    婺城新聞網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聞網官方微信
    批準文號:浙新辦2008[ 15 ]號浙江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0080浙ICP備09057527號
    金華市婺城區新聞傳媒中心主辦  浙江在線新聞網站加盟單位
    1168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