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68棋牌

    網站首頁新聞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網視圖庫中心新聞專題婺城政務金華新聞連線浙江國內新聞國際新聞外媒婺城
    您當前的位置 :     婺城新聞網 > 新聞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論

    留一個夜晚,給婺江

    2019-10-15 08:49:47  來源:  婺城新聞網  作者: 王劍冰

      王劍冰

      船已進入了婺江的懷抱。

      婺江是有溫度的,夕陽剛才還將自己的余熱涂在江面上,讓江絢爛成一道金釵。在過去,這是一條黃金水道,婺城就是一點點被水道拉扯大,直到如此豐滿成熟的形象。

      夏日的夜空格外透亮,星星掉落在水中,水有些慌亂,船被這慌亂擠得一陣歪斜。不斷有鳥鳴,將長空劃出一道道萬紫千紅。

      很難想到,一個地名會天水相應。婺城的正上方,不定什么時候,會看到婺女星在閃。這便是婺城的由來。也會把婺江想成女性的江,你看這個“婺”,怎不是個文武兼修的女神?

      都說一江春水向東流,女神卻隨太陽從東向西游動,耍夠了,才化入富春江的“山居圖”中。

      微風漫起,繚亂這南方柔軟的絲綢,絲綢綴滿兩岸的豪華與古樸。或可也是游子隱秘的鄉愁。

      在哪個拐彎處,猛然會有魚兒出水,弄出些響動,之后便又復歸平靜。

      有一種香氣,說不清是桂花還是茶花,裹在夜的衾囊中,不時含蓄地撒出一點。

      

      在這條水上,自然要仰望婺城,很多的城都毀棄了,這里還有難得的一段,就像一段凝固的婺江。

      呂祖謙的雕像對著江水,金華學派之祖似還在回味。婺學的精髓,串起婺窯、婺劇、婺派名菜、婺派古建的明珠,婺江一般深邃遼闊、迂緩激蕩。

      文化的滋養需要時間。你看八詠樓,多少風煙在其上覆過,多少詩章在其間翻過,已儼然挺過1500年的滄桑。

      歲月飄過1134年的秋天,50歲的李清照,素衣素顏,一路顛沛流離而來,在八詠樓附近一所民居棲身。那時的婺江,同李清照的心境相照,她必常常來在江邊,向西流動的江水,更應了她心中的苦意。

      婺城感慨這次相會,李清照的到來,讓婺江多少年都波翻浪涌。她登上八詠樓,憑欄眺望漫漫江水,隨手寫下了那首詠樓詩,雖然詩中不乏憂嘆,但末句“水通南國三千里,氣壓江城十四州”,仍顯現出女詞人的氣韻與才情。

      我曾踏著青石小路,穿過保寧門,走入金華府的舊街老巷,也走進了高高的八詠樓,在那里望去,依然能望到婺城的一派文化氣象。沿著石板小街,進入一家書院,豪雨留人,茶也留人,那就坐下,品著婺城老茶,守著天井垂下的雨簾,感覺融入了古色古香的舊時光。

      遠處是萬佛塔吧,正燭火一般閃亮。婺城的人說,那是三國時孫權為母親慶生時所建。孫母好四處出游,燒香求祈,她走遍了吳越大地,惟喜婺城山水。那么,這婺江絕對是孫權和孫母的加分項。

      船在水中游蕩,思緒也在游蕩。有了這樣一些斑駁的冊頁,婺城更像想象中的婺城。

      夜已經有些困乏,船上的人仍過節般興奮,前面還有片片農田,以及農田旁邊的村莊。李英說,春天你們來才好,兩岸開滿了黃黃的油菜花。哦,那又是另一番景象!現在那些田野、竹籬、竹籬上的藤蔓,還有老井、老井旁的水車,還有防火墻、墻頭的黛瓦,都沉入了夜。雕花的牌坊卻在村頭迎受霜露。那些霜露滲入花蕾,有些花等著開放。

      在更老的寺平村,是以七星伴月來規劃的,明代的月,七百年前就伴隨了水邊的生活。現在,夜在條條窄巷里留了一道暗光,給那些石板或石板上偶爾的腳步。

      遠方隱約傳來抑揚的聲調,誰說那是婺劇,在整個婺江區域,人們喜歡金華火腿樣喜歡著這種聲腔。我專門在婺劇院看過,真的是一種絕好享受,這中華獨有的劇種,那般拉魂攝魄。李英說,幾乎每個村子都有婺劇班子,經常會在晚間演唱。

      聲音漸漸順著水波響亮起來,這就知道,有些村子還沒有入睡。

      婺江的周邊,會有一些美妙的地名,蘇孟、安地、梅溪、瑩石,聽了都會起聯想。婺江夠不到的地方,便分派些白沙、梅溪樣的支流去。

      巖頭村安詳地坐在梅溪旁。白天來的時候,蘆荻拭浪,飛鳥經天,戶戶面山枕水,老樹相依。一座從唐朝走來的靈巖禪寺,深奧于婺劇傳奇中。

      進入一戶人家,竟然圍一圈秀雅女子,素花藍衣,飛針走線,縫制著一個個可人的香包。看見了,順手丟一個過來,人人樂得別在腰間。

      坐在溪旁的還有靈巖書院,德高望重的廳堂,正有一架架的書和桂花酒、清涼糕、金華酥餅等著你。

      江邊出現了沉蒙的一片,比夜色還要濃重,近了看出是些高大林木。白天在濃郁的綠色中,總見更大的一團擎高了天空,其中就有婺窯小鎮的千年古樟。

      多少年前,婺江在雅畈鎮流過,漢灶村的土地上還有溫度和記憶,撥開時間的層面,能見到窯火點點。古河道兩邊,六百多處婺窯遺址,層層疊疊滿是瓷的聲音。隨手能撿到釉彩的瓷片,有一種乳濁釉,深藍似江水。婺瓷還在燒制,在陳新華等人的手下,泥坯正把婺窯的新奇呈現。

      遠處,更加沉蒙渾厚的墨色,是瑯峰山、九峰山和金華山,它們是婺江姿態的襯托者,也是婺江水韻的供養者。

      水在船的左右,借著夜光,能看到推推涌涌的起伏,稻浪一般起伏成一片豐響。這時又想起一個人,山水畫一代宗師,他一定見識過這種起伏。真的,在黃賓虹的畫中,輕易會找到故鄉的水聲。

      船調轉回來,現代版的婺城在水中蕩漾,漸漸蕩漾出無盡繁華。

      前面是八詠橋了,各種燈光將橋身閃爍成一彎虹影,虹影入水,水也變得絢麗。江岸兩邊,人影攢動,夜游散步的群體,在八詠橋上交匯成快樂的流光。

      能夠感到,婺江的夜晚是屬于婺城的,婺城擁有了一條江,便多了一項幸福指數。

      船還在前行。

      婺江不可速讀,一壺茶再加上夜,一點點地去消解。其實,茶盡興的時候,婺江還是沒有盡興。

    責任編輯:鄭劍

    看婺城新聞,關注婺城新聞網微信

    分享到:
    婺城新聞網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聞網官方微信
    批準文號:浙新辦2008[ 15 ]號浙江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0080浙ICP備09057527號
    金華市婺城區新聞傳媒中心主辦  浙江在線新聞網站加盟單位
    1168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