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68棋牌

    網站首頁新聞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網視圖庫中心新聞專題婺城政務金華新聞連線浙江國內新聞國際新聞外媒婺城
    您當前的位置 :     婺城新聞網 > 新聞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論

      全國知名作家走讀婺城

    婺城三詠

    2019-10-10 08:53:33  來源:  婺城新聞網  作者: 張宗濤

      張宗濤

      寺平村流眄

      若寺平村是位深藏閨閣七百年的秀美姑娘,纖纖的身量敵不得風霜欺凌;則九峰山就好比鐵骨錚錚的護花漢子,奇崛突兀,筋骨崚嶒,其九峰禪寺曾擁有過殿宇兩百多間、僧侶兩千余眾的輝煌,名震彼時江浙。傍其山而得其佑,寺保平安,寺平村的芳名,恰恰地透著這番兩情相依的繾綣呢!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相傳,葛洪煉丹于斯,得道成仙;達摩圓寂在此,懸棺絕壁。南齊徐伯珍講學九峰,授徒千人;東晉陶淵明隱居山麓,采菊東籬。元代畫魁黃公望鐘情這一方山水,其精心描繪的“九峰雪霽圖”,現就珍藏在中國國家博物館,以供萬代觀瞻。集雁蕩之奇、桂林之秀、廬山之峻、華山之險于一身的九峰山,高士名流足跡遍布,佳話傳奇千載流吟,能不深深地影響當地人文?

      在金華,在婺城,在九峰山陰的湯溪鎮,寺平村無疑就是這種人文凝結出的靈秀圖符。

      踏入寺平村,你便踏進了一塊風水寶地,門前碧水澄瑩,屋后青山列岫,整個村子氤氳在水汽山嵐之中,宛若仙境。

      認識層面的風水文化,是華夏文明中宇宙、自然、環境、審美觀的詩性反映,講究天、地、人合而為一。寺平村以水光瀲滟的一彎月塘為向心,屋宇儼然的明清古建依北斗七星的格局排列,那可是七星伴月的天象,落入了這爿水豐草茂的沃土?寺平人會言之鑿鑿地告訴你,當年牛郎織女鵲橋相會,織女為表達她對愛情的堅貞,摘北斗七星之勺舀月起誓,可惜牛郎遭到王母娘娘的驚擾,失手將那盛著月牙的北斗七星跌落人間,于是便有了美麗如畫的寺平村。

      人是最善于在庸常中發掘詩意,并將其描繪得七彩斑斕、如畫如歌的,那是一顆堅韌的詩心啊!這份詩心,就招展在寺平村的屋脊、房檐、門臉、漏窗以及雕梁畫棟上,如塤如篪。

      寺平村的婺式古建,飛檐翹角,街巷勾連,九曲回環,較之于一般的民居,高大巍峨,氣勢恢宏。其始建于明,鼎盛于清。連綿的七百多個春花秋月里,世事更疊,風云變幻,天災人禍中,有多少名勝古跡遭到了毀壞甚至毀滅?可是寺平村卻毫發損、容顏依舊,這難道不是一個奇跡?細究起來,這既蒙釋風道骨儒精神的九峰山庇佑,更得益于姑篾后裔敬畏天道的人文風習、崇義尚理的人文精神!

      最搶眼球的是寺平古建上的那些磚雕,那是刻刀下流淌出的詩句,石磚上綻放開的花朵。栩栩如生的百鳥朝鳳,是祥瑞的祈望;活靈活現的鯉躍龍門,是進取的心愿。二龍戲珠,如意與翔龍完美融合,寓意豐贍;吉祥花草,寫實和寫意巧妙搭配,鮮活生動。雀立梅花,寓意喜上眉梢;鹿駐竹下,取譬祈食俸祿……尤其“九獅戲球”的大型磚雕,集浮雕、圓雕、透雕于一身,九只獅子神態各異、姿勢不一、大小不同、位置迥然,既威風凜凜,又憨態可掬;而其爪下的繡球雜于碩大的花朵之中,渾然天成,妙趣橫生。整個雕刻纖毫畢現,充分顯示出古代工匠高超的雕刻技藝和天然的審美素養,令人嘆為觀止。神話傳說和戲曲人物也是寺平村磚雕藝術的一大特色,方寸之間,人物、樓臺、花草、樹木、山石應有盡有,層次分明而錯落有致,其生動活潑的神態、表情、動作、姿勢,維妙維肖,逼真傳神,讓人難禁欲聞其聲、欲辨其心、欲察其情的向往。難怪中外建筑專家大贊寺平村的磚雕藝術為“華夏一絕”呢,它將婺派建筑獨特的風格和高超的技藝,表現得淋漓盡致,令人扼腕!

      金華著名的建筑設計專家洪鐵城先生自豪地介紹說,寺平村婺派建筑有異于徽派建筑的獨特之處,在于它的磚雕是生坯雕刻燒制而成,不像徽派是熟坯雕刻,故而工藝、工序上要求更加精細嚴格。而且徽式建筑的門臉兒多采用門罩式風格,把磚雕、石雕、木雕雜揉一起,常有拼湊之感;而寺平村的婺派建筑,則運用牌樓風格架構門壁,其規模恢宏,渾然一體,以其別樣的壯觀,給人十分震撼的視覺效果……能不對寺平村刮目相看?

      與這些巧奪天工的磚雕媲美的,是寺平村古建群廳堂里那些千姿百態的木雕。在其順堂、立本堂、崇德堂、崇厚堂、敦睦堂、百順堂和五間花軒,額枋、梁架、梁托、斗拱、柁墩、雀替、撐拱、檐條、欄板、窗欞、欄桿上,隨處可見古色古香的木雕,具象的人物、飛禽、走獸和抽象的云紋、水紋、回紋,構成了歲月的凝眸、時光的吟唱,是風習的瞬間凝固、人文的千載輪轉。雕梁繪心愿,畫棟譜詩篇,瞧那一方梁托上別具匠心的造形:龍角、鳳喙、魚尾雜揉一體,踏著如意,繚繞著祥云,左右兩只抽象的大胖魚頭相向對接,其構思大膽新穎,意趣盎然,把龍鳳呈祥、魚躍龍門、吉祥如意、連年有余的寓意總括其中,令人撫掌叫絕。忽聯想到“立本堂”里的一副楹聯:“創業維艱祖若父備嘗辛苦,守成不易子而孫慎勿驕奢。”寺平人就是這樣,他們把祈愿與勸誡密切關聯,讓裝飾符號升華成情深意長的文化圖騰,以供代代敬畏,生生不息。

      請不要納悶!寺平人一定會告訴你,他們這份榮耀的繁華,是一位名叫銀娘的美麗女子蔭佑的。銀娘少時滿頭癩瘡,輕生投井獲救后,頭上的癩瘡卻奇跡般好了,出落得越來越美麗,明成化年間被選秀入宮,做了明憲宗的妃子并以德獲寵,寺平村因此披承皇恩,歷免賦徭,由此得以繁榮。“娘娘井”和“五間花軒”便是明證!

      這倒是很耐人尋味的故事呢,是東方的丑小鴨變白天鵝,又如同今天的星光大道,給寺平村披上了一層幽遠的歷史輕紗,與九峰山煙嵐、姑篾溪水霧,渾成一派舊光陰與新歲月的交融,觸人遐思——追求幸福美好生活的愿望,永遠是人類歷史波浪式前進和螺旋式上升的偉大動力,自始至終,亙古不變,任誰也無法阻擋!

      古子城即興

      這樣的城池,是合該華燈初上時游覽的,萬佛塔輝映,婺江水淺吟,越風款款,吳語軟儂,雨中的燈火將這處江南風韻的古街巷洇潤得幽深曠渺,令人頓生追古幽思。

      向導介紹,浙江金華的古子城始建于唐,重修于元,明清兩繕,曾有“兩浙城池,唯婺為首”之贊,可知當年氣象之盛。古城建制,外郭內城,內城亦稱子城,故此遺存被稱為古子城,其東西鋪排,依南山而傍婺水,古建儼然,青石鋪街,蹀躞其間,能刻骨銘心地感受到歷史的滄桑和時光的驕縱。

      最妙的是那斜斜織下的雨絲,可心極了。這樣的街巷,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游人零落,巷街靜寂,那份脫俗的靜穆,恰恰地呼應著古城建筑的奇巧靈秀,給古子城平添了一份神秘與厚重。誰舍得撐傘呢?這樣的雨是有仙氣的,可滌浮躁,能濯焦慮,細讀著一磚一瓦里的滄桑,仰望著飛檐翹角上的歲月,魂歸位而心返樸,這算不算喧囂紅塵中難得的愜適呢?

      文化交融的魅力正在于此,它能夠革故鼎新,激發活力。八婺之地,史有姑篾,那是南遷的北人,初依附于越,后滅國于楚,終融入于漢。千年交融中,其鄒魯古風,與吳之婉約、越之慷慨、楚之浪漫、徽之悠揚,相互揉合、滲透、消長、重構,重塑成了獨具一格的別樣風貌。

      沿街的徽式建筑,高墻封閉,馬頭翹角,讓直線的簡潔和曲線的柔美,構成了拙與巧的奇妙搭配。白墻搭配黑瓦,中國傳統的審美原色,是陰陽相依,是天地合抱,是玄幻的太極圖式的日常消融。而那青磚門罩的著意裝點,其鏤其刻,美倫美奐,既寄托著對歲月吉祥的美好祈愿,又表達出羈身紅塵永不泯滅的詩性執念。身在江海,心存魏闕,對廟堂文化的推崇膜拜,永遠是中國文化里的一股勁流。最是那些石雕漏窗、木雕楹柱上的匠心,既集山川風景之靈氣,更融風俗文化之精華,是立體的畫,無聲的詩,心愿開出的花朵,希望抽象成的符號……古子城喲,你內斂與張揚輝映,實用和藝術結合,這南國情調,水鄉風韻,能不教人心醉神迷?

      抬眼即是八詠樓,張燈結彩地炫耀著它的巍峨,高懸的匾額為著名詩人艾青所題。初聞其名,當緣于對李易安詞的鐘情,年少時讀到她的《題八詠樓》,錄句“千古風流八詠樓,江山留與后人愁。水通南國三千里,氣壓江城十四州”時,聯想到她的名句“生當為人杰,死亦做鬼雄”,曾深為其婉約詞風中的這份豪邁折腰不止,感佩難抑。而今登樓憑欄,欲在風雨中尋覓易安遺韻,唯見南山連屏,雙溪蜿蜒,雨中婺城掩映在輝煌的燈火中,霓虹閃爍,一派喧鬧。

      八詠樓之側,有易址復建的近現代著名畫家黃賓虹故居紀念館。這是一座簡樸的兩層兩進兩天井的四合小院,天井二樓有木欄回廊、花窗牛腿,為典型的晚清建筑。忽想起黃先生常借以自況的一則名聯:“何物羨人,二月杏花八月桂;有誰催我,三更燈火五更雞。”這種返樸歸真的藝術追求,惜時如金的勤勉精神,何其感人!由境入心,不禁于物是人非之慨中,頓生千載留芳的景仰。

      今天的古子城,一城兩巷,一帶兩環。一城即古子城,兩巷是酒坊巷和八詠路;一帶指金華市博物館發展帶,兩環指城垣遺址歷史文化散步道,和酒坊巷、石榴巷、旌孝街、鼓樓里、八詠路組成的街繞巷環。

      與古子城中諸多古建相較,位于酒坊巷的太平天國侍王府,是那般的卓爾不群。其規模確鑿宏大,占地百十余畝,府分四進,依序為大殿、宅院、園林、衛戍樓,森森然勝過北京城里滿清王朝的任何一家王府。踏入府門,一面巍峨的照壁迎面矗立,這樣宏大的照壁,你在別的地方很難見到。其飛檐翹角,古樸凝重,上嵌數十方精美雕刻,雙鳳牡丹、水鳥荷花、蝙蝠祥云,不一而足;浮雕、平雕、透雕、劃雕,一應俱全。尤其正中的那一方石雕團龍,直徑一米有二,重達兩千多斤,美輪美奐,氣象非凡,大有呼之欲出、吞云吐霧的氣勢。照壁正對,是嵯峨的大殿,梁柱昂揚,壁畫琳瑯,彩繪絢麗,金碧輝煌。大殿之后的宅院里,兩株千年古柏分矗左右,樹干奇崛,虬枝崢嶸,直插云天。侍王府里共發掘出精美絕倫的石雕和磚雕各十一件,木雕五百二十六件,大小壁畫一百一十九幅,彩繪圖案四百零七幅,其窮奢極欲之情狀,直教人心生感嘆:初緣暴斂揭竿,一呼百應,勢如破竹搗黃龍,多么壯烈;終因貪欲崩析,萬人赴死,潰不成軍走麥城,何其慘痛!

      細雨如煙中,“八詠老街”的石牌坊,靜對著默默無語的“保寧門”,遠處,東陽太守沈約的挺聳雕像,目光深邃地遙望著古子城里的天寧寺、狀元坊、徐家古里、章宅、三清宮、滿堂書院、永康考寓、邵飄萍故居……這些靜臥在歷史線譜上的樂符,在以無聲的奏鳴,應和著婺江彼岸宛若天鵝振翅的中國婺劇院,將過往和當下,連成一道奇異的風景!你想親近這些奇異的風景嗎?那就去古子城中的金華市歷史博物館吧,它會帶你踏著時光的足跡,走進一片神奇的景觀。

      煙雨深處,仿佛有配樂詩由艾青和施光南故居傳出,深情地吟誦著這八婺大地上的庚續輪回,如絲如縷,縹緲而又妙曼。

      婺州窯馳懷

      山是一地傲骨,水若一方柔腸。有山有水的地兒,除過美景,保準了會有些非同凡響的過往。婺州窯便是這山水故事里出彩的一個橋段,滋潤著婺城歷史的前世今生。

      設想一下,由漫長遙遠的石器時代,大踏步邁入青銅時代,標志著人類經由蒙昧、野蠻而進入了文明時代。然鐘鳴鼎食,唯王貴獨享,普通百姓,仍只能沿用石器時代的陶制,這會引發怎樣的底層積怨?瓷器的誕生,無疑為消弭這種懸殊的器用文化造成的心理對壘,產生了不可低估的作用,此無異在廟堂和草莽間,架起了一座七彩虹橋,溫潤了時代,裝點了歷史。

      不同于汝窯、官窯、定窯、哥窯、鈞窯、越窯、磁州窯、耀州窯、景德鎮窯,婺州窯屬于民窯,情傾民間,不事王公,讓勞動者的智慧結晶為勞動者享用,其民本執念與慈恤情懷,使它成為中國陶瓷藝術史上一座獨特的豐碑。

      考古發現,婺州窯創燒于東漢,成熟于六朝,鼎盛于唐宋而沒落于元代。茶圣陸羽《茶經》有曰:“碗,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迄今為止,八婺大地已發現古窯址600余處,這在全國相當罕見,可想當年制瓷盛況何等壯觀!摶土為泥,掬水以潤,描金繪彩,化木為火,質堅態美的瓷器上,凝結著中國古代的五行文化,是指尖上的藝術,是哲學的詩化,是鳳凰涅槃,是金、木、水、火、土開出的絢麗奇葩。

      瓷器之前,中國被譽為“絲國”。絲綢之后,中國又以瓷器征服了世界,被尊為“瓷國”,“CHINA”(瓷器)由此成為世界對中國的稱謂。

      八婺大地,三面環山夾一川,盆地錯落涵三江。會稽山入境,攜來了大禹之風兼陽明心學;仙霞嶺鎮南,被譽作東南鎖鑰和宋詩之路;千里崗為嶂,其山地皆空,溶洞遍布,洞中勝景千奇百怪,地下長河曲折逶迤。這些起伏的群山中,皆盛產制瓷所必須的一切原料。境內三江六岸,交通四通八達,這算不算天賜的機緣?得此山水之便,精細的婺州人怎會暴殄天物,他們用一雙慧眼和勤勞的雙手,源源不斷地燒制出大量瓷器。

      最為震撼的,當數那依山而筑、長近百米、斜臥若龍的窯爐了,當地形象地稱為“龍窯”,它不單一次可裝燒上萬件瓷器,且能讓吸力大增,火力強勁,使窯溫達到一千三百多度。龍窯是江南制瓷業的一項偉大發明,最早出現在商代,充分體現了我國勞動人民的聰明才智。

      流連于婺城雅畈鎮的中國婺州窯博物館,細覽陳列,金衢盆地上流續數千載的窯火盛況,依稀眼前。采石練泥的勞動號子響徹云霄,拉坯、修坯的工坊繁忙異常;刻花的工匠巧勝繡姑,上釉的師傅細如妝娘,在他們布滿老繭的手下,一件件泥坯開出的絢爛的花朵,點上了美麗的妝容。最為壯觀的是出窯的一刻,那份擔憂與期待,恰如懷胎十月之分娩,那種喜悅和狂歡,又像辛勤耕耘之后的大獲豐收,揮汗如雨中,遍地開滿了絢麗的瓷器之花。這些花朵被裝上船,沿境內四通八達的河流,經錢塘江、富春江、甌江、椒江,運往四面八方,裝點了普通百姓的尋常歲月,運向東南亞、歐洲、非洲,展示了華夏文明的多彩多姿。

      然自元而后,婺州窯煙火漸熄,此當與密集開發致燃料枯竭、蜂涌上馬使市場萎頓有關。婺窯故事的這一結局,猶英雄末路,多少有點悲壯,其深刻的歷史教訓堪可銘心——生存與發展的鐵定規則是:過猶不及,濫則必殤,節流開源,方得長久。

      傲骨如山的婺州人自有一腔似水的柔腸,他們怎會忍心祖先的輝煌從此淪陷?幾千年瓷器生產的歷史沉淀,早賦予這一方人文以堅韌勤勞的品格、務實篤行的作風、求精求細的態度、兼收并蓄的胸懷。如今,婺州窯陶瓷燒制技藝已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并出現了像陳新華這樣的中國陶瓷設計藝術大師,婺州瓷器,又再續它美麗動人的傳奇。

      掬一捧陶泥,踏動陶車,感受著這一方水土的溫潤細膩,挾裹于指尖的,是秦磚漢瓦的風吟,是唐詩宋詞詠哦,若風動林梢、溪過浣石,其天人合一之趣,足可使人返璞歸真,樂而忘憂。想象著浴火而生的七彩斑斕,禁不住豪氣沖天:女媧煉石補天,那咱們,就摶土拉坯、文華飾彩,去裝點尋常百姓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吧!

    責任編輯:鄭劍

    看婺城新聞,關注婺城新聞網微信

    分享到:
    婺城新聞網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聞網官方微信
    批準文號:浙新辦2008[ 15 ]號浙江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0080浙ICP備09057527號
    金華市婺城區新聞傳媒中心主辦  浙江在線新聞網站加盟單位
    1168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