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68棋牌

    網站首頁新聞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網視圖庫中心新聞專題婺城政務金華新聞連線浙江國內新聞國際新聞外媒婺城
    您當前的位置 :     婺城新聞網 > 新聞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論

    金蘭飛雪

    2019-09-09 09:28:09  來源:  婺城新聞網  作者: 陸 原

      陸原

      雪,不是從空而非空變幻莫測的天空而來。

      深藏在浙江青山綠水腹地的婺城鄉野,七月已露頭的穹昊,還下著詩意的梅雨。這雨,一忽兒如激情澎湃活力四射的男兒,仿佛要把豐盈的青春盡情揮灑在這一方秀山麗水之上;一忽兒又是細絲飄灑悠悠揚揚,似乎是九天仙女浣發的余濕裹著瑤池碧水的芳香,情意綿綿飄落在“中國茶花之鄉”“中國桂花之鄉”的七彩人間。

      在多情而厚重的江南梅雨季節,期望雪花飛舞,那是近乎癡人的夢幻。只有在萬籟俱寂的某個深冬,白雪會如一位清秀麗質的女子,羞羞答答悄無聲息來到你家門前。當你打開門窗,不期而遇美麗的白雪女子,你不得不為之驚訝、為之欣喜、為之欲擁抱入懷。

      人們喜愛那雪紛紛揚揚的浪漫,喜愛那雪纖塵不染的潔白無瑕,喜愛那雪從水升華為雪,而又從雪回歸到水的不變的情懷。

      可是,來自大自然饋贈的雪,仿佛把江南這一方大地給遺忘了,隔三五年才光臨一次。于是,那潔白柔媚的雪,稀罕得使人們常常在夢境里思念。

      是否思念之深出現的幻境?在這楊梅紅艷的七月,我竟看到了噴涌的飛雪,這雪,不是來自長天,而是從深深的水底下飛出。

      這能飛出白雪的碧水,源自錢塘江上游婺江支流的山陬,那一條一百多里長蜿蜒曲折的白沙溪,在悠久的歲月里承載著兩千多年前筑造三十六堰的治水傳說。筑堰用于灌溉水利的傳說,包裹著淳樸百姓那一份濃濃感恩之心。

      “白沙三十有六堰,春水平分夜漲流。每歲田禾無旱日,此鄉農事有余秋。”從金華白沙走出去的南宋宰相王淮,傾情書寫的這些詩句,表達了百姓對筑堰惠民之舉的衷心贊美。

      古人在白沙溪上筑堰,今人在白沙溪上建造水庫。當我站在四十多米高、七百多米長的金蘭水庫大壩上,望著九千多立方米的溪水被攔蓄在大壩之內,高峽出平湖的景觀,給人以氣勢磅礡的震撼。

      細雨蒙蒙,青山蔥蘢,湖水碧綠,鳥聲幽遠。我想,若是南宋宰相王淮站在宏偉的金蘭水庫大壩上,在此情此景面前,又不知他怎樣勾勒新的贊美詩句?

      昔日,筑堰引水的用途,僅在于灌溉;而今,筑壩蓄水,不但保障千頃良田的旱澇保收,而且還用于白沙流域和金華市區七十多萬人口的生活用水、工業生產用水,還利用余水發電,把水庫攔洪蓄水和調節水流的功能發揮至極致。

      亙古流淌的白沙溪,數千年來異曲同工的治水壯舉,折射出的是金華世代百姓矢志不渝的治水精神,折射出的是時代的變遷、科技的進步、集眾的力量。

      想東漢時的退隱名將盧文臺,以一己之力及個人的威望,組織百姓治理白沙溪,造福沿溪百姓,到二千多年后的新中國成立初期,金華以政府的力量,建造了浙江省第一座小型水電站,即金華湖海塘水電站,這不但可以向金華供電,還解決了三萬畝農田的灌溉用水。在百廢待興的新中國成立之初,金華人率先著眼于以蓄水之利惠澤民生的舉措,不能不使人想到幾千年傳承的治水精神在金華發展的血脈里不息地流淌。

      在金華湖海塘水電站建成七年后的一九五八年春,白沙溪上又響起水庫大壩建設的打夯號子。在那個工業化還沒有崛起的年代,來自金華地區十八縣的民工,硬是用肩挑,用獨輪車推的原始生產方式,像燕子筑窩一般,用了兩年的時間堆壘成一座如山的水庫大壩,建成了金華地區第一座大中型水庫,惠及三縣二十一個鄉鎮二十多萬畝農田的灌溉。水庫建成后,得到了百姓高度贊譽:共產黨好,社會主義社會力量大!

      無窮的治水力量,匯聚成宏大的水庫蓄水優勢。我看著深不見底的綠瑩瑩的水庫之水,不禁想起孔子有關水的五德之說,因水常流不息,能普及一切生物,好像有德;流必向下,不逆成形,或方或長,必循理,好像有義;浩大無盡,好像有道;流幾百丈山間而不懼,好像有勇;安放沒有高低不平,好像守法……

      孔圣人從審美的角度贊美其水,固然精辟,然而從“浩大無盡”水的勇往直前的破壞力來審視,洪水是人類的大災難之一。那暴雨洪災、潰壩洪災、海嘯災害、風暴潮災害、冰凌融雪洪災、泥石流災害等等,是人類無法抗拒的天災。

      大禹治水不能不說是中華文明史上一道明亮的曙光,他照亮了中華民族治水變害為利的進程,這不滅的光照也給予像金華這一方山水百姓治水的智慧和勇氣。

      水庫,水枯即蓄,水盈即泄,這是大禹治水之道的傳承和發展。江南梅雨季節,所有山塘水庫無不是塘滿庫盈,現屬于金華婺城區的金蘭水庫也不例外,不斷上漲的庫水,促使水庫開閘泄洪。

      然而,我看到位于水庫大壩左端的五所泄洪閘,不是大開大啟,而只是上拉一條小小的縫隙,水便從五條水閘底部的縫隙中噴涌而出。

      白云似雪蓋青天,梨花似雪綴枝頭,而金蘭水庫飛瀑似雪,真乃是一大奇觀!

      從水閘下奮飛而出的水,在高壓作用下,已不是水庫里碧綠的水,而是潔白如雪。這雪,不是一朵兩朵,而是千朵萬朵簇擁著在泄洪道上飛舞而下;這雪,雖然不能說如李白筆下的“燕山雪花大如席”,但它如棉絮般的纏繞飛涌,讓人感覺那已不是雪花,而是一朵朵罕見的雪絮降臨人間,不禁使人瑞氣升騰,心花盛開,愉悅滿懷;這雪,不急不徐,保持了雪們應有的優雅和浪漫,讓人既感受到絲管弦音里茶香茗韻那份高貴的從容與雅致,也讓人感受到天地日月下對酒當歌那份不俗的豪邁與灑脫。我想,人生之旅,如雪飄灑,徐急有度,那便是得天道之精妙,讓人生受益匪淺。

      這些沖進水潭的飛雪,立時抱團形成雪浪,皛溔可觀。這些翻滾的雪浪不斷往泄洪道上攀爬,雖然這吶喊著的雪浪總是在攀爬中跌落,又在跌落中攀爬,尤如西西弗斯推石般做著無望的努力。然而,它們不放棄追求的頑強,它們享受努力奮進過程的歡樂和幸福,著實令人感動,使人為之深思。人生不就是一個過程么?百姓們有言:“金銀財寶,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在人生的過程中,人亡財散,只有利他的名聲能成永恒,比如散財筑堰的盧文臺,二千多年來,一代代百姓沒有忘記他,尊稱他為“白沙老爺”,為他建廟祭祀,千秋頌揚。

      此時,我聞到了一絲淡淡的幽香,這是來自飛雪中的甘甜水香?這是來自山野的綠葉清香?這是來自空谷幽蘭的淡雅之香?雖然,我無法分辨這是源自于哪一種香氣,但享受著這一種清心潤肺的幽香,便有神清氣爽飄飄欲仙的舒暢。

      這必是蘭花的清香。“幽蘭香風遠,蕙草流芳根”,那集蓄千山萬嶺之水的金蘭水庫,一定融進了無數的蘭香芳根,那水庫名曰“金蘭”,不是給人一種如此的聯想么?

      雖然,我得知這一水庫取名“金蘭”,是緣于取其金華縣和蘭溪縣的頭一個字,故名為“金蘭水庫”,但從旅游審美角度來看,難道“金蘭”就沒有給人以詩情畫意的詮釋?當初無意中所取的“金蘭”之名,留給后人的是濃濃的審美情趣。正如這水庫,除了灌溉、發電和供給飲用水的實用價值之外,還有濃重的治水精神價值和旅游審美價值。

      我想,若是給金蘭水庫的景點取一個名稱,那應該是“金蘭飛雪”。天下奇景心生成,金蘭之水噴飛雪。蘭如君子,君子樂水,君子亦喜雪,雪之高潔,天真無邪。

      “氣如蘭兮長不改,心若蘭兮終不移。”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為官者若能堅守初心,如白居易離任杭州時能聊以自慰“唯留一湖水,與汝救兇年”,為民者能以善為本,聲名如雪無污,潤草木以蓁蓁,此等便不辱人間美好。

    責任編輯:鄭劍
    分享到:
    婺城新聞網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聞網官方微信
    批準文號:浙新辦2008[ 15 ]號浙江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0080浙ICP備09057527號
    金華市婺城區新聞傳媒中心主辦  浙江在線新聞網站加盟單位
    1168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