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68棋牌

    網站首頁新聞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網視圖庫中心新聞專題婺城政務金華新聞連線浙江國內新聞國際新聞外媒婺城
    您當前的位置 :     婺城新聞網>新聞中心>周末生活

    湖頭: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2016-11-17 15:29:55  來源:  婺城新聞網  作者:  記者章一平

      走進婺城區乾西鄉湖頭村,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村中的西湖,只見湖面碧波蕩漾,兩岸是青石欄桿、綠樹成蔭、白墻黑瓦,別有一番水鄉韻味。

      湖頭村位于婺城區西郊,和雅宅村以長湖為界,東臨城區,南接白龍橋鎮,西通蘭溪市,北接竹馬國際茶花園,金蘭中線、西二環線穿村而過,交通便捷。

      據村黨支部書記陳加平介紹,湖頭行政村轄前房、后角、橋西、黃武范、上中張都、下張都、樊司7個自然村,是婺城區西部最大的村莊,有人口2850人、1050戶,該村村民主要有陳、黃、范、張、樊、余、吳、等姓氏,其中陳姓是湖頭村的主要姓氏,有人口1100多人,占全村人口的40%。

      先祖陳拱捐助稻谷千石賑濟災民

      在村中,記者翻閱了由村民陳根松保存的《北溪陳氏宗譜》,據宗譜記載,北溪陳氏第一世為陳信(曾一公),字耀先,南宋慶元戊午年(1198年)生。先居括蒼(古縣名,治所在今麗水東南),宋理宗紹定年間(1228~1233年)遷居金華城西水北(今褚家園),為三陳(上陳、中陳、下陳三村,中陳后名湖頭,下陳后名雅宅)一世祖。第二世為百九公文儼、萬一公文肅,第三世三三公茂德為上陳始祖,三四公懷德為中陳、下陳始祖。

      在陳氏家訓中,有著這樣的規定:但看東鄰守法儉用立家若何,西鄰浪用壞法破家若何,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再如不論貧富,定要請師教訓子孫禮儀等。

      因此,陳氏后人遵循祖訓,重視教育,多行善事。在《北溪陳氏宗譜》中就有著關于恩賜義民忠四府君敕一道的記載:皇帝敕曰,浙江金華府金華縣民陳拱,國家施仁養民為首,爾能出稻谷一千二十石(注:明代一百五十市斤為一石)用助賑濟,有司以聞,朕(皇帝自稱)用嘉之,今特賜敕獎諭,勞以羊酒,旌為義民,仍免本戶雜汛差役三年。時間為明正統七年(1442年)四月初十。

      在雅宅村,就建有一座敕旌義門,為一木質結構的牌樓。義門由皇帝敕書建造,以旌表陳拱兄弟傾其所有捐贈糧食救助災民的功績。當時,哥哥曾讓弟弟留下一些糧食,弟弟堅決拒絕了。他說:“吾與兄同積,而敢異施乎?凡此皆所以,揚我先人之善貽。”(我與兄長一同創業積蓄,我怎么能少捐呢?我們一起竭盡全力,也可以發揚先祖的積善傳統)。主管官吏將此事上報朝廷后,皇帝因此下敕書建造義門。在宗譜中還有在忠四府君陳拱遺址興建義門的記載。明嘉靖年間,義門遭遇火災,盡成焦土,至萬歷八年(1580年),由七世孫梅澗公出資四十余金(白銀)召集五房共84人會議重建,至今已有400多年的歷史。在雅宅村,義門依然是村民眼中神圣的所在。每當村內有婚喪嫁娶之事,必定要到義門走一走,至今已成傳統。

      傾聽村民呼聲,還西湖一湖清水

      位于村中的西湖,歷來是村里的飲用水源。80余畝的西湖水面,養育著歷代湖頭村人,上游喝水,中游洗菜洗衣,下游洗馬桶灌溉。上世紀80年代后期,西湖卻逐漸成了垃圾場、排污湖,因為多年污染,湖水變得又黑又臭。變成了污水池,臭氣熏天。村文化員沈爭鳴說,湖里垃圾亂堆,一股惡臭,別說喝水洗菜了,連洗手都不敢。因此,村民迫切要求整治西湖,還西湖一湖清水。

      湖頭村兩委想村民之所想,急村民之所急,于2013年5月初組織整治“母親湖”西湖(中段),工程耗時5個多月,共挖掘淤泥約10000立方米,新建水泥道路約800米,石坎修理約300米,沿線鋪設污水管道約500米,拆除農用房10戶、面積約850平方米。另外,還對百年古橋銀壽橋(又稱“寧壽橋”)作了拓寬加固,增設了兩岸的青石欄桿……

      當時,西湖中段水治理和文化大禮堂兩個項目融合在一起建設,一共投入近300萬元。這對于湖頭村兩委來說,可謂巨額投入。陳加平四處奔走,一個部門一個部門、一家單位一家單位地“化緣”,最終籌集了大部分資金。為確保施工質量,陳加平每天到現場查看3次以上,過度勞累導致他腰椎間盤突出癥復發,疼痛難忍,只能駝著背走一段,歇一歇。幾經努力,清淤工作終于完成,5噸的大貨車,總共運了500車。清淤完成后,兩側古老的青石駁坎重新出現,但也有部分青石駁坎坍塌。“這是老祖宗留下的東西。”陳加平決定為青石駁坎加固,增加了厚厚一層水泥底座,然后進行修復。到2013年10月底,西湖中段整治全面完成。

      在城鄉水環境整治工作中,陳加平爭當“五水共治”先鋒,率領全村黨員干部群眾完成西湖淤泥清理及沿湖文化圈建設,創造了村級治水樣本。

      整治后,西湖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水變清澈了,已經幾十年無人敢洗手的污水塘成了村里的新景觀。

      如今,西湖岸邊建起了休閑廣場、文化禮堂大舞臺和文化長廊,形成“景觀式文化圈”。每天晚上,村民們吃完飯,就繞著湖邊散散步,聊聊閑話。當然,最受湖頭村民喜愛的是廣場和文化禮堂大舞臺。每天晚上,湖頭及周邊村莊許多村民自發在這里聚集,跳舞練操,強身健體。

      “兒時滌衣聲,水污久未聞;著力還新貌,姑嫂浣清晨。廝鬧鄰里親,嬉戲和睦情;夢中兒時景,重現在當今。”這首由沈爭鳴創作的詩,真切反映了西湖整治后的巨大變化。

      自掏腰包,村支書、主任成立關愛基金

      數百年來,湖頭村民傳承了樂善好施,樂于助人,敬老愛老、重視教育的好家風、好傳統。湖頭村的主要領導更是起了帶頭作用。

      陳加平不僅廉潔奉公,平常積極倡導扶貧濟困,而且不計報酬,他于2009年一手創建了湖頭村黨員關愛基金,從那時起,他就沒有領過一分錢的工資和獎金,全部捐贈給黨員關愛基金,用于生活困難和老弱、生病黨員的慰問金,使老黨員感受到黨組織對他們的關懷和溫暖。

      村主任陳璐也是如此。2013年底,陳璐回到湖頭村當起了村主任。上任頭件事,陳璐掏了一萬元,并將自己三年任期內的工資和獎金全部捐出,成立了關愛老人基金,每年都會邀請杭州醫科大學的學生們,請他們來村里為老人免費提供義診、針灸、刮痧等服務用來幫助村里有困難的老人。2014年1月,村里每個老人都收到了陳璐送來的愛心“保溫杯”;同年夏天,陳璐看到有些老人下地干活沒戴草帽,曬得滿臉通紅,回頭就買了700多個草帽,給每個老人都送過了一個過去。

      張路前是該村的黨支部副書記,從2008年起,張路前當了兩年的村調解主任。從那時候開始,村里一有什么鄰里糾紛、老人贍養、農田糾紛、建房用地等大小問題,村民們都會找張路前來幫忙解決。到了2010年,張路前當上湖頭村綜合市場調解主任后,主要調解綜合市場里的矛盾沖突。同時,張路前又是一個市民信賴的“老娘舅”。除了做好村里的工作, 2013年8月份,由婺城區司法局推薦,張路前去金華電視臺當起了“老娘舅”。因為是兼職,占用工作以外的時間自然是不用說了。因為工作出色,張路前還被婺城區司法局評為“婺城區金牌調解員”。

      傳承敬老愛幼、重視教育的好家風

      “耄耋老人毛仲先,身癱病臥逾七年,媳賢子孝勤服侍,美德遺風代代傳。”這是村里專門為好兒媳邵素霞譜寫的贊詩。在湖頭村,還涌現了許多好媳婦、好妻子、文明示范戶和最美村民。

      邵素霞的公公毛仲先2007年中風,臥床已七年,期間三次生命垂危;婆婆陳翠蓮患有心臟病、腦血管病,多次住院,又于前幾年摔斷了腿,全家兄弟姐妹經過協商,邵素霞主動擔負起了照顧老人的重擔,全身心地細心照料、服侍。每天端茶喂飯、端屎倒尿,毫無怨言,一天三餐變著法給老人做可口的飯菜,為防老人生褥瘡,每天都為老人擦洗身子、翻身。特別是在公公病重病危的情況下,幾天幾夜寸步不離地守在病床前,細心服侍,多次把老人從死神的手里拉了回來。2014年,84歲的公公去世后,她又精心照顧婆婆,督促她按時服藥。現在婆婆心情舒暢,身體也以前好多了。邵素霞說:“讓老人活得長壽、舒心是我們的義務,也是我們每個有良心的人都應該做好的”。

      由于重視教育,該村還培養了許多人才。如1962年出生的陳根達,擁有博士學位,現任美國密蘇里州立大學羅拉分校教授;1981年出生的盛鈺,祖籍湖頭村,現就職于中國外交部歐亞司,任三等秘書、主任科員,曾為胡錦濤、溫家寶、李克強等眾多國家領導人提供禮賓接待、翻譯等服務;還有醫學博士傅騫、張浩,自強不息、單腿“跳進”省殘疾人射箭的陳柏平……

      由于成績突出,該村先后榮獲浙江省文明村、省級文化示范村、金華市五星基層黨組織、金華市級文明村等榮譽稱號。

      據悉,下一步,湖頭村還將重建西湖十景,包括望耕課讀、膏田聽雨、三潭漾月、瓜園積雪、柳橋垂釣、龍潭煙雨、偶園秋色、滄洲夕照、梅泉春水和永鎮晚鐘,重現“不殊花港環觀處,最喜銀鉤莫染泥”的景觀。

    責任編輯: 方柯
    分享到:
    婺城新聞網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聞網官方微信
    批準文號:浙新辦2008[ 15 ]號浙江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0080浙ICP備09057527號
    金華市婺城區新聞傳媒中心主辦  浙江在線新聞網站加盟單位
    1168棋牌